若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罗德岛特别外勤组事件簿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天灾不会独行(下)(感谢初心、0563打赏)
  玛琳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这是毕德曼真心实意的感想。

  眼前这个在工地上一丝不苟忙碌着的身影已经让人忘记了她是个漂亮女人这件事。

  “那边的!别偷懒!难道你们还不如我一个女人吗!”

  如果不是她在斥责那些混混的时候说出这句话,没人会把她当女人看,至少不会当普通女人看了。

  “我说大姐头……我们是真不行了。”领头的男人叫苦到,“我们可不是什么萨卡兹,只是普通的混混而已啊!”

  “明明声音还这么有力气?”玛琳放下手中砸桩的大锤,反问道。

  金属沉重的锤子与地面碰撞时产生沉闷的声响,让他们吓了一跳,却坚持着不愿站起来。

  “好了好了,都休息一会吧。”牧抱着一箱子饮料走过来,“喝点水,缓一缓,让身体恢复一下之后也该准备吃晚饭了。”

  “你从哪弄得这些喝的?”

  “那个叫塞弗林的大叔送给我的,他说等下还有人会给我们送饭过来。”她回答道,从箱子里拿出一瓶饮料丢给玛琳。

  那个萨卡兹女人拧开瓶盖,仰起头爽朗地喝着。

  秋日午后的阳光给那洁白修长的脖子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挥洒下的汗水在阳光下璀璨若黄金,让毕德曼一时间为之失神。

  然后他的脸就被飞来的瓶子砸到了。

  “别看了,有主的,注意点。”牧的声音完全谈不上友善,连带她看毕德曼的眼神都非常的冰冷,“行了,谁还想喝就自己拿吧,我还得忙更重要的事情。”

  说罢,她把那箱饮料放在地上,又狠狠地瞪了所有人一眼。

  毕德曼无语地拧开瓶盖,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是盐汽水啊,对于我们这些干了重体力劳动的人来说,这东西还真是合适,塞弗林有心了。

  他这样感慨着,抬起头看向远处,一口盐汽水险些没喷出去。

  ——合着你说的更重要的事情就是给她擦汗吗!

  在那里,牧正有说有笑的帮玛琳擦汗,仔细地照顾着她。

  ——不过其实也挺好的。

  毕德曼想道,他看了眼旁边跟着他一起休息的混混们,大家都是一脸被治愈的笑容看着两个漂亮姑娘在那里贴贴。一瞬间,男人们在这一刻福灵心至,有了同样的心情。

  往日的怨怼都在这一刻的笑容里消失不见,只剩下彼此间的认同。

  “哦,正好是休息时间啊,不得不说果然人多就是干活快嘛!”

  接着走过来的安托医生,让男性们的笑容变得心照不宣。

  “这些人怎么笑的这么诡异?”那只大猫有些好奇的向身旁的两人问道。

  “没啥,只不过是累了一天之后你总得让他们找点能放松身心的东西。”玛琳长出一口气,回答道,“你在前面怎么样了?”

  “只能说,我们选的地方很好。”安托有些疲惫的笑了一下,“需要治疗的病人还真多……只有这个诊所尽快建起来,我才能更有效的照顾他们。”

  “按照这个效率的话,后天就可以全部投入使用了。”

  “这还真是可靠。”她扭了扭脖子,让自己轻松一些,“哦对了,先吃饭吧,沃伦姆德民兵团的人准备了晚饭过来。”

  晚饭是大块的奶酪,和很清淡的汤。

  负责把晚饭送来的姑娘是民兵团的塔佳娜,她首先感谢了罗德岛一行人所做的一切,接着就开始给排队的人们分起晚饭来。

  在队列最后看到毕德曼的一瞬间,她表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表情让他发出了无声的叹息,端起餐盘直接转身。

  “毕德曼先生,谢谢你帮了托尔和塞弗林伯父。”她突然开口说道,“那些没能躲开天灾波及的商旅现在也被困在了沃伦姆德,我们需要了解天灾知识的你来帮助我们——所以你能从那个房间里走出来真是太好了。”

  毕德曼回过头,毫无感情的双眼盯着那个姑娘。

  “的确,有些不理智的镇民做了些不好的事情……也伤害到了你,但是毕德曼先生您也在这座城市住了很久了,我希望您能够理解。”

  在一旁从头听到尾的玛琳突然开口了:“嘴上说着让别人理解是很轻松的一件事情——因为你不需要做些什么,塔佳娜小姐。重点在于,如何帮助他从眼前的恶意旋涡里脱离出来,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

  “我会努力的。”她握紧拳头,这样回答道,随后向眼前的人们鞠了一躬,“接下来,还请好好休息。”

  说完,她就离开了工地现场。

  毕德曼狠狠地咬下一块奶酪,任由那甜的腻人的奶制品在口中逐渐融化,随后用一口清汤把它灌了下去。

  “谢谢你。”他呼出一口气,对玛琳说道。

  “没什么,只不过有些事情看不过眼而已。”她倒是很无所谓的样子,仔细的把奶酪掰成小碎块放进汤里。

  “看不过眼吗,哈。你果然很了不起。”这位前天灾信使笑了起来,痛快地嚼着硬邦邦的奶酪,“我在这地方住了很久,仍然被他们当做外人。”

  “听起来你挺失败的。”玛琳回答道,用勺子搅拌着混入奶酪的汤汁。

  “哈哈哈,你还真是毫不留情。”毕德曼的笑容带上几分苦涩,“那换个说法吧,被他们当做半个自己人。”

  “听起来也没成功到哪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端着餐盘坐到他们旁边的牧这样评价了。

  这评价让他翻起了白眼:“你们俩还真是天生一对,连讽刺人这方面都这么厉害。”

  “那还真是感谢你的称赞——嗯,味道好多了。”玛琳用勺子舀起变成奶白色的汤汁喝了一口,发出满意的感叹声。

  “倒是我完全没见过的吃法,从哪学来的?”

  “一种炎国菜的吃法,我和牧以前是在龙门生活的来着。”

  “龙门吗。”毕德曼沉吟了一下这个名字,“上一次去那里,应该也快有十年了吧。”

  “那我们生活的时间大概是没有交集的了。”

  “说的也是,不然在龙门的时候没能认识你们大概是我最大的失败。”他感叹道,把最后一口奶酪就着汤汁一口吞下去,“果然我还是吃不习惯这玩意。”

  “所以你只能是半个自己人。”玛琳淡定的评价道。

  “哼,大概是这样吧。”他咧咧嘴,起身把餐盘放回餐车上,“那么,明天见了。”

  “明天见,那边的那几个吃完饭今天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辛苦你们了。”

  “啊?明天还要来啊?”

  “如果你们今晚就出城的话,明天就不用来了。”那个萨卡兹女人让混混们回忆起被女魔王支配的恐惧,“另外就你们这贫弱的身体,需要被好好锻炼一下来重新树立自己的气概,尤其是那边那个连一个大胸女医生都打不过的!”

  “什么叫连我都打不过啦!”安托医生提出了抗议,“好歹我也是能手撕源石虫的!”

  “听见没有!你们连源石虫都不如!”玛琳接过话头,给出了辛辣的评价,“你们以为在我这只是在做苦力吗?记住我们大老板的那句话:劳动使人自由!”

  一群混混就这样唉声叹气的离开了。

  “话说,你这样说他们,不怕他们明天真不来了吗?”牧搂住玛琳的腰,这般问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不过问题已经不大了。”她捋了捋头发,回答道,“因为最需要劳力的部分已经过去了,剩下的事情哪怕只有我和毕德曼也能很快搞定,无外乎进度往后拖一天而已。”

  “这还真是令人放心的答案。”安托医生从后面抱住两人,“有你们俩来帮我真是太好了!”

  “好了,接下来我们也得把这些东西收拾收拾——”

  玛琳的话没有说完,瞬间眯起眼睛。

  “怎么了?”

  “我有点大意了,居然会认为在这沃伦姆德城内对方就不会出手。”她说罢,轻轻一挥手,十几只星星点点的血蝴蝶飘散在空中,“有人在窥探我们。”

  “还是那个源石技艺很冰冷的人?”安托问道。

  “没错,就算他努力想要掩盖自己源石技艺的特征也改变不了这一点。”玛琳深吸一口气,“现在他已经离开了……不行,我还是得在附近布置一些侦查点。”

  牧在她的背上拍了一巴掌,面露微笑:“去吧,这边我们收拾就好。”

  “不过,真的有必要准备到这一步吗?”安托医生仍然有些迟疑。

  “这种时候就不要太天真了。记住,天灾之后永远会有人祸跟着过来。”玛琳说完,顿了顿,接着冷笑起来,“不过,这个人还是没能沉住气。”

  一只布满冰霜的蝴蝶挣扎着飞了回来。

  “这是?”

  “大概是个警告,让我不要再试图追踪他,所以特意放了一只回来。”她眯着眼睛,伸手碰了一下那只蝴蝶,让它在空气中变得支离破碎,“不过,也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对方并不知道我的详细情报这件事——这样的话,我的动作空间,就很大了。”若侠小说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