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侠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农家之神医小娘子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全力配合
  药材种植只能放到下半年去了,现在谁家的地都没有荒着的,即使有,也还要留着种生姜,眼下只能等现在地里的农作物采收以后,再种植药材。

  种植药材对王苏两家来说都是大事,他们还得回去跟家里商量商量。

  “她真能种植药材”王老爷子一听这话,心里又隐隐后悔,这么个奇人高人,要是是王家人该多好

  王炎平一看他爹这样子,就知道他什么想法。

  王炎平道:“爹,您那想法还是不要有的好,要是这次听您的,用婚事逼迫她,这东西可轮不着我们王家。”

  说完,王炎平把小锦盒放在王老爷子面前。

  “什么东西”

  “嘿嘿,千年人参制成的续命丹,我和苏明正一人一颗,想想看,这玩意儿了一颗得值多少钱,错了,是有钱都买不着。”

  有钱人穷的只剩钱,要是让人知道还有续命丹,哪怕只是多活几个时辰,也会愿意豪掷千金购买,人这一辈子,谁能保证自己不会出点小意外不要小看这几个时辰,有可能这几个时辰就是改变命运的契机。

  王老爷子微叹口气,叮嘱道:“这事儿别往外说了。”

  “这是自然。”

  “还有种植药材的事,也要保密,我们王家别的不多,就是钱多地多,多留一些地用来种植药材。”

  “这个还早,过俩月再说,而且她还得看地,听她那意思不是所有的地都适合种药材。”

  “总之,全力配合她缺钱缺人,我们鼎力支持。”

  苏家这边,苏明正把续命丹私底下交给父亲,苏老爷子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

  紧接着,苏明正又跟苏老爷子说了种植药材的事,苏老爷子也是那句话:全力配合人、钱、地,全给她准备着

  续命丹这么好的药,丁欢都舍得送,他们苏家也不能小气,苏老爷子又提醒苏明正,让他多准备着首饰给丁欢送去。

  丁欢第二天见到郑小婉的时候,郑小婉就给了丁欢一匣子珠宝首饰,件件价值不菲。

  丁欢本来不收,不过拗不过郑小婉。

  郑小婉在丁家小坐片刻,就邀请丁欢去看她们合开的药膳馆。

  药膳馆位置不算好,不过主要是走精品路线,位置稍微差一点,倒也无碍。

  药膳馆占地面积不大,不过也有两层,一楼是厨房、会客室,还有一间房是留给顾客看诊的。

  药膳馆的会员,每个月有一次丁欢亲自给把脉看诊的机会,丁欢会根据个人的身体情况,推荐合适的药膳给顾客。

  “布置的不错。”丁欢赞道。

  “还行吧装修的差不多了,开张的日子订在了十二号。”

  “你会员卡做了多少张”

  “金卡十张,银卡五十。”郑小婉道,“中午我们就在吃,刚好也尝尝厨子的手艺。”

  中午的时候,瘦大厨把店里的所有菜品全都做了,丁欢每样都尝了一点,不得不说,味道真是一绝

  就这口味,不火天理难容

  丁欢都吃撑了。

  瘦大厨看丁欢吃的欢,高兴的不得了,作为一个厨子,最高兴的事情,不外乎就是客人吃的香,吃的满意。

  “味道不错,我已经能预感到自己很快就可以在家躺着收钱了。”

  “真要那么挣钱就好喽”郑小婉笑道,“到了十二号那天,你要来给大家号脉,你看还缺什么不”

  “不缺了,到时候我会早点过来的。”

  榕江县,向家。

  向铠这两天是生不如死,膝盖太疼太疼了。

  “小铠,你现在怎么样”刘氏一脸关切,眼角还依稀可见泪痕。

  向铠疲惫不堪,这种疼痛不是每时每刻的,大概两个时辰发作一次,所以晚上他根本睡不好,这才两天的功夫,向铠黑眼圈就加深了许多。

  “这到底怎么回事王大夫,小铠这么下去可不行,你一定要治好他啊”

  王闽清摇摇头:“老夫才疏学浅,实在查不出病因来,像中毒,但是又不像中毒,不敢贸然开药,如今只能开镇痛药。”

  “镇痛药,镇痛药有什么用小铠还不是痛的死去活来”刘氏发飙了。

  王闽清张张嘴,想说让他们找丁欢试试,但是向铠对丁家做了这样的事情,人家怎么可能会帮忙

  先有大儿子向颉莫名其妙的患了腿疾,如今二儿子又

  向学义也忧心不已:“王大夫,小铠的腿,会不会”

  在座的都明白,向学义没说出口的那句话是什么,他在担心向铠也会走不了路

  向铠和刘氏也急了。

  刘氏只有向铠一个儿子,爱儿子是真,指望儿子继承向家更是真,如果向铠的腿也瘸了,两个瘸子竞争向家,向铠的胜算就不那么大了。

  “我不要当瘸子我不要当瘸子”向铠歇斯底里的吼着。

  刘氏眼中迸发强烈的恨意,咬牙道:“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报复”

  话落,刘氏就带着人怒火冲冲的冲去向颉的院子里。

  “向颉,你给我滚出来”

  向颉的人把人拦在门外:“二夫人,大少爷现在不方便。”

  “不方便做了亏心事吧不敢出来吗向颉,滚出来”刘氏一边大喊,一边往里冲。

  向颉正在浴桶里泡澡,丁欢给他开的药,除了吃的就是泡澡用的,每天都要泡,要连续泡七天,不能间断,七天后还要复诊施针,向颉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正在治腿,所以才吩咐人守在门口。

  “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拦我”院子里,刘氏在叫嚣。

  她朝自己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她的人迅速亮出家伙,准备往里冲

  向颉的人丝毫不退让,双方剑拔弩张

  向学义匆匆赶来,刘氏哭诉道:“老爷,您也知道老大他一直以为是我害的他双腿不能行走,可我真的冤啊这一次小铠忽然患病,我不得不怀疑他啊”

  向学义脸一沉,正色道:“大少爷呢让他出来”

  “老爷,大少爷现在不太方便。”

  “反了天了混账东西,我是他爹”

  刘氏哭哭啼啼的:“老爷,您也别动怒,我只想亲口问问小铠的腿是不是他害的,他们是亲兄弟啊。”

  “这事儿,我一定调查清楚。”若侠小说网首:;,。发